[field:title/]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当前位置:91特惠 > 海淘资讯 >

Airbnb裁员1/4、WeWork惨败、现独角兽也难避失业潮

日期:2020-05-15作者:木木来源:

在美国这一轮巨型失业大潮下,曾经光芒万丈的独角兽也难以独善其身,纷纷加入了裁员的队伍。最新一家宣布裁员举措的是全球知名民宿租赁平台爱彼迎,全球1/4的员工会就此离开这个集体。而在爱彼迎之前,Uber、Lyft也如出一辙地选择了同样的做法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独角兽的光芒开始暗淡,Wework能够在历史上画下一笔的IPO惨败也让投资者开始警醒,一味烧钱的时代或许正在画下句点。对独角兽而言,泡沫的压缩可能早就开始了,而疫情不过是加速独角兽泡沫出清的又一外力。

裁员接力

又是裁员。在全球旅行行业因为疫情冲击而陷入停摆之际,爱彼迎不得已做出了裁员的选择。当地时间5月5日,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兼CEO切斯基发布了一封员工内部信,其中提到,受疫情影响,预计2020年爱彼迎的收入将不及2019年的一半,为了应对这一困境,爱彼迎将停止与酒店,交通部门和豪华住宿有关的项目,采取更有针对性的业务战略,因此不得不减少员工人数。

据了解,爱彼迎在全球24个国家共有7500名员工,这次将要离开爱彼迎的员工大约有1900人,约占总人数的25%。按照切斯基的说法,受此影响的美国和加拿大员工将工作到5月11日,亚太团队将与切斯基一同参加太平洋时间5日下午6点的全体员工会议,欧洲、中东和非洲团队的会议将在当天晚间12点开始。会议结束后,爱彼迎将根据当地法律法规和市场管理进行下一步程序。对于中国员工、业绩及上市等情况,爱彼迎仅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复了切斯基的内部信,并未做其他说明。

爱彼迎只是共享经济在疫情冲击下的一个缩影。爱彼迎之前,网约车行业集体入冬。4月末,全球网约车三大巨头之一的Lyft在一份监管申报文件中宣布裁员982人,约占公司员工总数17%,还有288人将暂时休假。巧的是,就在Lyft裁员消息出现的前一天,刚刚有媒体报道称,Lyft的老对手Uber正在讨论裁员约20%的计划,这意味着约有5400多人将遭遇失业。

大出行行业在疫情的冲击之下选择裁员,尚情有可原。但在出行行业之外,仍有明星公司落入了裁员的大潮,比如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。《华尔街日报》援引知情人士的消息称,Juul计划将其总部从旧金山迁至华盛顿特区,并缩减其海外业务,同时裁掉近1/3的员工。不过与爱彼迎和Uber及Lyft不同,Juul受到的冲击并不来自于疫情,而是始终伴随Juul左右并且越来越强劲的监管压力。

独角兽失色

这些裁员的企业大多有一个共同的特征——几年前,他们的身上还顶着独角兽的光环名动一时,但在美国的失业大潮之下,很明显,这些独角兽也扛不住了。谈起独角兽,又一个名词会被果断关联,即烧钱,而烧钱的背后往往就是持续的亏损。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外界不禁容易联想,是否是因为独角兽大多持续亏损,疫情来临业务受阻,这些企业相对来说更显得不堪一击?

在这一点上,Uber的例子最为贴切。2019财年四季度,Uber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0.96亿美元,相比之下,去年同期这一数字为亏损8.87亿美元,同比扩大了24%。而在2019财年全年,Uber净亏85.06亿美元。尽管Uber强调,2020年底可实现盈利,但在疫情的冲击之下,这一目标能否实现早已画上了问号。

对Uber而言,长达十年的亏损始终是其难以摆脱的标签,而在亏损背后,就是烧钱扩张。Uber自己也知道问题所在,尽管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·科斯罗萨西表示,优步不计成本扩张的时代已经结束,但现实是,亏损一刻不停,疫情的冲击就会放大一倍。而在长期亏损这一点上,Lyft与Uber又堪称难兄难弟,谁也没比谁更好一些。

赔本赚吆喝,这或许是这些独角兽当初脱颖而出的招牌打法,但现在,这种打法正面临失效。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认为,对独角兽而言,疫情冲击更多的是一个系统的问题,此前独角兽们疯狂对外进行成本支出,突然遇到疫情的袭击,其业务量就会受到冲击,肯定会影响其资金中转流通的效率,资金跟不上就会影响独角兽对运营成本的承担,因此肯定会选择裁员。整体上看,疫情对独角兽的冲击大多与其业务有关,但另一方面也涉及到行业情况,比如大家都在裁员,可以借这个机会把符合优胜劣汰规则的人员开除掉,从而不会让大家对这家企业产生什么别样的看法。

杨世界补充称,独角兽分为三种,一种是长期来看虽然不盈利,但有盈利前景的,比如京东物流;一种是持续亏损且没有好的商业模式的,比如优步;第三种就是疫情期间突然爆发起来的,比如线上办公的Zoom,但它更多的是起来的快降下来的也快。从这三种案例看,独角兽可以分为长期独角兽和特殊时期的独角兽,长期独角兽是资本驱动通过快速扩张使得人尽皆知,他的盈利模式和未来商业运营能否持续下去也是问号。短期独角兽比如Zoom更多的是虚伪的独角兽,不会给社会带来多大的价值,只是在特殊时期发挥了他的作用,因此了解独角兽还要从多个方面进行考量。

泡沫的压缩

疫情影响之下,众多企业都在裁员,独角兽还显得没那么特殊,顶多会让人联系起其之前的烧钱操作,但如果将时间线拉长,情况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。比如Uber,如果最新一次的裁员考虑最终落定,那么这将是Uber在上市近一年之后的第四次裁员。2019年5月Uber上市,当年7月,Ube全球裁员400人,9月,产品和工程团队裁员435人,10月,旗下包括外卖服务Uber Eats在内的多个团队中裁员约350人。也就是说,在疫情之前,Uber的裁员计划实际上就已经开始了。

如果跳出大出行行业,比如Juul在去年年底就曾裁撤了大约650个工作岗位,剩下大约3000名员工。而在这之前,乘着电子烟的风口,Juul可以说是经历了风光无限的一年,直到去年夏天,该公司都在迅速扩张并增加支出,后来被卷烟巨头奥驰亚集团收购。当时的数据显示,2017年至2018年期间,Juul销售额猛增516%,2019年收入突破20亿美元,而报告净亏损为10亿美元。

但随着Juul开始在未成年人中流行,Juul成了众多监管的目标,禁售还不算,数百起产品责任诉讼和少数州的诉讼始终伴随着Juul。随着电子烟监管的收紧,Juul走上了下坡路,如今陷入再度裁员以及搬离旧金山的窘境。而在去年末,就已有评论认为,电子烟行业已进入泡沫阶段。

调皮电商创始人冯华魁称,这些企业的裁员从2019年就陆续开始了,疫情只是加速了他们裁员的进度。从整体上来看,这些知名的独角兽如WeWork、OYO等都是前几年资本特别火热的时候催生出来的,他们背后都有软银的投资,从这种意义上看,软银更像是上一波泡沫的主要推动者,他的投资策略是投资每个领域的第一名,被投资的企业就不惜一切代价砸广告搞扩张,进一步加速了这种泡沫,这一轮裁员最关键的也就是去泡沫行为,疫情的冲击实际上是对这些企业的第二次去泡沫。

去年10月,美国第二大独角兽公司WeWork IPO失败,估值从软银预估的470亿美元直线下降,最终只剩下了大约70亿美元,Wework成了资本市场里的黑天鹅。后来,软银公布财报时,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曾罕见地承认自己投资判断失误,并称“对WeWork创始人亚当·诺依曼的错判,是自己犯的最大错误”。需要注意的是,软银投资的另一巨头就是Uber。如今Uber和WeWork的双双失利,已经让投资者开始有所反思,互联网泡沫时期的教训是否要来重演?如果是的话,烧钱支撑高市值的时代必须要终结。

冯华魁称,从市场整体上看,泡沫在压缩,上游投资者也没钱了,一大批投资机构退缩,有数据显示,2019年投资机构花出去的钱只有2018年的一半,堪称断崖式的下降,这意味着泡沫难以为继,独角兽也要想办法改变自己的经营方式,以前规模增长是独角兽的核心增长指标,现在盈利才是主要指标。要知道盈利和规模之间有一种平衡,并不是规模越大越赚钱,现在就处于独角兽经营模式的转变期。